深藍色的絲巾一直躺在床頭櫃的左上角

 

自從那日帶回家

印象中只拿起來過一次,放進透明袋中後就再也沒移動過

 

這是個很簡短的故事

短到可能不足以寫篇小品文

短到讓人以為根本就是一齣戲

人上人下之後

就像一切都沒發生過一樣

 

第一次接到電話裡的詢問是來自於廣播電台的主持人

 

小秋透過了廣播電台找到了我

 

而我從這通電話開始找到了自己服務的內涵

 

 

一年半可長可短

讓來了四年的小秋

學會了坐電梯  簡單的台語  和找到了笑容

 

縱使在鄉下地方對於白天進修並不常見

但還是開設了白天的中文課

一半的目地是為了小秋

 

然就在一年後

她說:姐姐,我努力不下去了!我想回家了!

 

為了文化

為了語言

為了教養

為了關係

為了婚姻

 

她其實在前四年為了愛,做了很多忍耐

 

最後他選擇了簽字離開

 

在要收拾東西離開的那天,她特地來找我

告訴我要與她聯絡

有機會到她的國家

她想要招待我

 

縱使

只是客套

縱使後來

流言蜚語

 

 

 

事實是

她只是想要追求自己的幸福

不論是真是假

人總是追求著自己的幸福

追求幸福沒有錯

 

她不需要對我坦白

 

同樣的故事應該在各地方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方式發生

 

 

只希望

那幾個相似的小秋

可以活得自在活的快樂

找到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dinsky 的頭像
godinsky

~World's wing~

godin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