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告別式


我之前說服自己 是對長輩的最後一次告別
但是27號的告別式確讓我十分難受
不斷的告訴自己
這是我送他的最後一次
沒有機會了
一個小時挪不出來嗎?

但是今天在雨中  風中
我無法與家屬談話
沒有實質的意義

等候時
看著外面人來人往

我開始思考
對於傳統的這些
冗長的過程    意義已逝

看著議員立委等服務處的代表
我不知道來致意的他們
來看過阿公幾次

在細雨中傳來的訃文和生平介紹
身旁與我一同來的大姐紅了眼框

抬頭對上遺照
我有點恍神
或許太冷了!  竟然覺得十分陌生
和那天所見的簡直判若兩人

身旁吵雜的聲音
一句句都隔離在外  低頭接耳和外面嘻笑的
陸續飄進來


在外面站了兩個小時
到了裡面因為場地個關係冷風夾帶著細雨
我搓著手陌然的望著遺照

我開始想著自己來的意義
是致意覺對是最大的理由
然後呢
什麼都不能做
十分難過

在一大堆達官中
我們兩個顯得微小
最早來
最晚走
除了與阿公同住的家屬其他人也慎少知道我們

我做的就是這樣一份工作

我們需要知名度嗎
我問著自己

然後我打算下次和大姐們一起討論告別式的需要與否

godin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