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直住在家裡,

而離家遠行的日子尚不夠長到足以讓我想家.

 

家對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存在,縱使曾經一度很想逃離.

現在也是唯一的歸屬.

這樣的信念對我來說似乎從來都沒被挑戰過.

我想那是因為我太過好命的原故.

 

昨天,

和最後一名姐妹緩緩走向來接她的先生.

我立在她們面前說明著那混亂不堪的情境以及可以解決的方式.

 

中間我和他先生不段討論著可行的方式

 

沉默已久的她說:"我好難過"

 

空氣中瞬間沉默了下

 

"我好幾年都沒有回家了!我想看我爸爸和我媽媽?老師,如果我不要念書.是不是可以偷偷回家~"

 

雖然這個敘述句有很多錯誤的聯結

但是,她正確無誤的表達自己的思鄉之情

我只能安慰她

 

只要不要放棄

總有一天可以回家

所以,我們才要努力的一起想想看有什麼方式可以讓你回家

 

在就算有身份證

對隔壁鄰居來說,她始終都是外國人

對她的親人來說,她是潑出去的水

 

看她抱著小孩

低著頭

 

我想~每每看著她的小孩-小魚

她應該都回想著遠在東南亞的母親

 

 

godin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