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麼一度
幾乎要落淚。

詢問自己:你就這樣認輸了?
但我覺得:不是認不認輸的問題。
沒有後援,有的是不斷的堆積 要求 和問題。

工作不能沒有人做,如果要責罰那個將工作撿來做的人。
(摔書)頂多就是不做了!
當然此時要看自己對這份工作還有多大的熱情,再來研判自己要盡多大的努力。

這是我第一次開始在思考這件事。

像是被掐住脖子似的,僵直著脖子,努力 嘗試著呼吸到一點空氣。

godin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