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如果可以應該是要找個時間

回過頭來省視自己

 

有很多地方都可以在修正

 

應該是說這樣能力和想法對於自己在往後處理個案上

會獲得一些幫助

 

但是往往

工作壓下了所有的一切

 

今天和辦公室裡的小妹妹隨口問起"你還好嗎?"

得到的是侃侃而談的"心得"

 

在ptt版上的大哉問

"為什麼要當sw?"   為了社會的公平正義!!

公平正義到了最後,換到的是一身傷 無限的感嘆和無力感。

我只是想著可以幫助一個人就可以幫助一家子  不行嗎?

是~因為事情一擺在組織中和結構裡就開始變得複雜

 

久了之後

開始為了這些體制和科層組織受挫

於是接著問~那麼我真正可以改變的是什麼?
(韋柏伯伯說的沒錯~真的是個名副其實的"鐵的牢籠")

在這一份與人接觸、相處的一門工作中~

我可以找到資源 可以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讓案主可以生活品質更好一點

例如:臥床6年的案主,家住在偏僻的田野間.他先生會使用的交通工作是腳踏車
       當案主躺了兩年的氣墊床壞了,正在逐漸消氣中,怎辦?

       可以修,但是幾乎可以另外再買個新的
       對於九佰塊便當前都拿不出來的case家,要拿出九千左右是太為難
       但是不換~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口一定會複發.

       找到資源之後,不止可以繳一次保證金就可以使免費的新床. 光是看到兩夫妻臉上的笑容就很愉快了

但是也不是沒有遇過

因為跨鄉鎮及無法提供服務  或者因為某些高層關心所以打亂了所有計畫 的狀況
然後就等著傷口複發 

 

所以  課本一打開第一句話 "這是一門藝術"

指的是與人(case)相處和組織之間 溝通的藝術

 

縱使今天服務的是施暴者或者是之前的受刑人站在眼前
都應該是毫無條件的接納和關懷

孤立無援 是常常感受到的事情

待解決的問題很多
在有限的資源裡還要搞人事和行政 都無所謂
但是沒有幕僚~沒有後援
擔在身上的孤寂感是加備的

(何振宇老師也這麼說過:這些「應該」到位的後援而沒到,是否也能有所「期許」?
我只是感嘆~)

熱忱

我的熱忱還在嗎?

老實說真的不知道

當然~踏入這裡,憑藉著的不是熱忱也不是一頭熱
只是當所有以為可以掌控和可以討論都被限制住之後
是巨大的無力感

 

所以

 

其實

我是倦怠了?

 

 

godin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