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明白

為什麼要為了一個已經離職的人員花半天去處理 說明且想應對的措施

 

這麼說好了

我可以理解這件事

但是情緒上還是有所抗拒 甚至是有點情緒化的不想接受

 

也因為這件事情理解

社區工作果然非常的複雜

 

而這個人還是我的前上司 = =

 

我想一個人的格調

真的會隨著時間的增長

有所改變

 

而那些一直以為的善解人意 或者 有主見  有想法

頓時成了一種牢籠

框架住那狹小的眼界

成了傷人的利器

 

 

而我 必須說

我無法置身事外

 

但又不想隨波逐流

 

一本當初高中畢業時導的告訴我的

 

"做你認為對的事!堅持你所要的!"

 

這些年我學會了妥協

這些年我學會了原則不外露

 

這些年我依然學不會看人臉色

依然學不趨炎附勢

依然學不會搞小團體

依然學不會建立自己的人脈

 

這些無疑是吃虧的

更不用說

有些不是自己說了沒有就沒有

 

 

只是感嘆

當自己年齡漸增

所有的參與複雜度增加

 

我厭惡在每場會議之後

和其他人討論著剛才的潛台詞以及較勁

但是我亦無奈聽得懂的自己....................

 

 

(嘆)

 

長大就是這麼多無奈

 

雖然研究所對我來說是另外一種壓力

但是不可否認

在研所   簡單得多

 

........................

雖然最近詮釋現象學搞得我一個頭兩個大

 

但是文字還是比人際中間的遊戲來的可愛

 

 

 

全站熱搜

godin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