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內文一點也不愉悅
儘是工作


從第一天踏入這個工作
不~應該是說
打從我認識這項工作
成就感和無盡的無力感挫折 永遠不會是成正比或者相等

有時候  後者更會凌駕於前者

處理不完的情緒和家務事
更有處理不完的申請文件

這些都瞭然於心
也無所畏懼

面對人性
我想我還沒有自己所想的這麼堅強

不是同情
也不是愛心更不是什麼所謂的慈悲
我只是單純的做著自己可以做的事情

始終如一的心態

當然
所做的事情非常有限
面對這一群人
不僅要用理  用法  用情去談
更要隨時把持自己  


只是就今天  就今天

阿婆過逝了

造成她離開的原因很多
該救  不救
該送  不送
該管  不管

兩難的問題都在她家發生了
所謂的案主自決
對阿婆來說    無用
私底下            哭訴
表面上            順服
追根究底        還是擺脫不了自己所設限的一切

兒女在這裡都派不上用場
甚至可以說是幫兇


是的
我受到了點打擊

對於口頭上允諾的一切  真的是說說罷了
苦口婆心是要用對人
公權力可以隨便應付
孝心因為時間而消逝

錢比人命還要重要?
即便是自己的母親?

能  和不能
肯  與不肯
做  與不做

中間的差距在於那裡


用生命教訓兒女
或許值了


病入膏肓順其自然
跟安樂死有啥不同


叫了救護車還是又送了回來
藥換了再擦   傷口還是不斷擴大
怎麼用藥就是不肯配合


我聽不懂什麼叫做有處理就好

告知再告知就叫做有處理?
所以我只能通知?

這是虐待

但是    事實就是  她不在了



大姐問我
有人責備你嗎





是我責備我自己


我真的沒有盡到我的全力

沒有




--
4/8
今天去送她最後一面

漂亮的遺照    和華麗的靈堂
外加巷子一整排的花圈

我只有無盡的心酸

步入靈堂   
不認識的女婿陌生的我們
無意識的僵持著

我一如往常 生硬的應對開場

短暫的問候
不著邊際的禮貌性詢問
沒冀望從他那裡得到什麼資訊

我們便離開了


面對於鄰居的憤慨
既不能讚同亦不能附和

我苦笑著說:"至少她現在無病無痛"

不用面對現在這些紛擾
財產什麼的

至於其他的就留給這些活著的人


至於家屬跑來辦公室來找我
不清楚用意        也不願猜測

對於那些相傳的耳語
沒經過驗證   就當做沒聽到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dinsky 的頭像
godinsky

~World's wing~

godins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